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逵的博客

踏踏实实做事,认认真真做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老王》,一篇知识分子的忏悔日记【转】  

2017-04-24 13:36:47|  分类: 语文阅读口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关于杨绛散文《老王》的解读文章很多,有人说表现“人性善”,有人说表现“知识分子的社会良知”,还有人说表现“知识分子与劳苦大众的平等观念”以及“人道主义精神”等。

这些说法似是而非,莫衷一是。

笔者认为:《老王》,是一篇知识分子的忏悔日记。

课文选自《杨绛散文》。

在《杨绛散文》卷首写有19世纪英国诗人蓝德的诗:“我和谁都不争,和谁争我都不屑;我爱大自然,其次就是艺术;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;火萎了,我也准备走了。”从引用的诗句看,杨绛的本意很明显,《老王》就是她的“生命之火”,记录的是生活琐事,表现了她的生命历程,是关于自我认识的一篇笔录。无关乎道德批判,更无所谓理性呐喊,纯粹是知识分子私人的所爱好的艺术式的心灵日记。

日记一:谁帮助谁?

“老王给我们楼下人家送冰,愿意给我们家带送,车费减半。我们当然不要他减半收费。每天清晨,老王抱着冰上三楼,代我们放入冰箱。他送的冰比他前任送的大一倍,冰价相等。”

还有当时,“蹬三轮的都组织起来”,老王是“单干户”,“我常坐老王的三轮”,“老王靠着活命的只是一辆破旧的三轮车”。

“有一次,他撞在电杆上,撞得半面肿胀,又青又紫。我女儿说他是夜盲症,给他吃了大瓶的鱼肝油,晚上就看得见了。”

种种迹象表明:“我”和老王互相帮助。

日记二:谁同情谁?

“文化大革命开始,默存不知怎么的一条腿走不得路了。”“我代他请了假,烦老王送他上医院。”“老王帮我把默存扶下车,却坚决不肯拿钱。”还说“送钱先生看病,不要钱。”

这就是老王,“他从没看透我们是好欺负的主顾,他大概压根儿没想到这点。”

等“我们从干校回来,载客三轮都取缔了。”“老王只好把他那辆三轮改成运货的平板三轮。他并没有力气运送什么货物。幸亏有一位老先生愿把自己降格为货。”“我”不时关心同情他:“凭这位主顾,是否能维持生活。”

可以看出:在那个特殊的时代,“我”和老王互相同情。

日记三:谁理解谁?

分析至此,我们很容易明白,所有的生活琐事都记录了“我”和老王的日常点滴,也表明了“我”和老王互相帮助、互相同情的关系。

如果文章到此结束,也就是一篇乏味的生活流水账。恰恰杨绛是学者,是有深厚学养的人,是现代的知识分子,在生活琐事的记录中饱含了她的大境界大品格,她不会与谁争什么?只会留下独白式的关于人生认识的“生命之火”,既温暖余生,也提升身为知识分子的内省认识,这不是忏悔日记,能是什么?

当回忆与老王的往事时,“总觉得心上不安”。“几年过去了,我渐渐明白:那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一个不幸者的愧怍。”“我”愧怍什么?愧怍“我”对老王的不理解之举。因为老王由同情“我”到理解“我”,不断地通过“送香油”和“鸡蛋”帮助“我”,“我”却理解错了,把老王的行为解读为钱的交易。倒是老王理解了“我”的给钱行动,最终把钱收下了。从文中的“一手拿着布,一手攥着钱,滞笨地转过身子。”可看出,老王是真心的送东西给“我”,并不是为了要钱。

事实是:老王理解了“我”,“我”却没能理解老王。

时过境迁,“我”意识到:悲催的底层人物老王尚且同情“我”,而身为高级知识分子的“我”没能理解老王对“我”的“不幸”遭遇的同情;竟没能深刻理解老王高贵的善的人性品格!相比之下,“我”在人格上不如老王。所以,“我”唯有深深的愧怍、忏悔。

 八年级教学   铁无绵《《老王》,一篇知识分子的忏悔日记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