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逵的博客

踏踏实实做事,认认真真做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中国古代奇诗锦集【转】  

2017-04-18 12:53:44|  分类: 语文阅读口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中国古代奇诗锦集(一)添字诗【摘编制作】 - 格林老衲 -

【编者按】我国古代不乏怪诗、趣诗、奇诗,滑稽可笑的白字诗、如闻其声的禽言诗、期期艾艾的吃语诗、从一到十的数名诗、星光灿烂的重字诗、简易俗趣的十字交叉回文诗、各具特色的双声和叠韵诗……这么多的奇趣诗歌组成了我国古典奇诗的精彩天空。本博将分类陆续摘编这些奇诗与大家共赏。

中国古代奇诗一·添字诗

添字诗,有添头的, 有添尾的,有中间添的,有头尾都添的。如加冠诗、添脚剥皮诗、扩体。

1、加冠诗

称诗为“加冠”,系指在原诗句前增添词语,使原诗在形式、内容和意境上出现变化。至于其与原诗孰优孰劣,则当具体分析,甚或见仁见智。

唐李义府有首五言诗:

镂月成歌扇,裁云作舞衣。

自怜回雪影,好取洛川归。

此诗前两句情致宏阔,作喻自然,格调典雅,且又同后两句构成“天”、“地”照应,产生物我合一之效,既充分展示诗人的心情,又引发读者丰富的联想。

唐刘肃《大唐新语·谐谑》载,唐人张怀庆在此诗每句前各加冠两字:

生情镂月成歌扇,出性裁云作舞衣。对镜自怜回雪影,来时好取洛川归。

这一“加冠”,看似对原诗内涵作了精当的解释或修饰,其实是将个人理解强加给原作者,封闭了原诗丰富的意境,使原诗由“虚”变“实”,渗出一股小家子气,咀嚼品味的价值大大萎缩了。这种“冠”还是不加为好。

宋汪洙《神童诗·四喜》为世人所熟知:

久旱逢甘雨,他乡遇故知。洞房花烛夜,金榜题名时。”

有“诗医”认为,这首诗太瘦,宜吃补药——在每句开头加两个字,运用夸张手法,那么,“乐”则更突出。

明朱国桢《涌幢小品》载,后人将此四喜诗加冠两字为:

十年久旱逢甘雨,千里他乡遇故知。和尚洞房花烛夜,童生金榜题名时。

以特定数量、特定人物来强调喜中更喜者,将“喜”的意味推到极致,又移植进幽默风趣的新意,令人对原诗产生新的感受和联想。这一“加冠”虽然不是对原诗作具体解释,但究竟哪首更好,也是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或做:

千年久旱逢甘霖,万里他乡遇故知。和尚洞房花烛夜,状元金榜题名时。

再看一首:

柳向湖边绿,桃花映水红。山藏三百诗,云锁一高峰。

此五言较为平淡,后两句稍好,但因无渲染,仍使人印象平平。明代无名氏用迭词加冠其诗:

依依柳向湖边绿,灼灼桃花映水红。隐隐山藏三百诗,重重云锁一高峰。

经迭词加冠,诗味大增。“依依”摹柳的动态,“灼灼绘桃花之艳色,至于“隐隐”、“重重”则更现其妙,山势之高渺幽深,天云之浓缭缠密尽因而呈露。

唐·王维有诗句“漠漠水田飞白鹭,阴阴夏木啭黄鹂”,唐·李嘉估有诗句“水田飞白鹭,夏木啭黄鹂”,文史上对两人谁袭用谁句之争虽未分明,但对两诗句艺术的高下则有定评:“漠漠”有广阔意,“幽幽”有幽深意,有冠句比之无冠句,画面显得开阔而深邃,更富境界感。

加冠是写诗的手段,也是改诗的手段,甚至还是赏诗的手段。但决不能乱用、滥用。妙者能点石成金,锦上添花;平者则生吞活剥,强加于人;而劣者只能是佛头着粪,弄巧成拙。

年青时代的汪精卫是激进的民主革命者,1910年不顾危险去刺杀清朝摄政王戴沣。失败被捕,曾写诗表达从容就义的决心:

慷慨歌燕市,从容作楚囚。引刀成一块,不负少年头。

中华民国成立后,他在国民政府和国民党中央历任要职,但193812月却公开投靠日本帝国主义的怀抱,后来还担任伪民国民政府主席,成了臭名昭著的大汉奸。诗人陈剑魂因此将他那首诗“剥皮”:

当时慷慨歌燕市,曾羡从容作楚囚。恨未引刀成一块,终惭不负少年头。

2、添脚

有一叫花子沿门要饭,走到一户人家门口,主人对他说:“你一个堂堂五尺男子汉,不缺胳膊不缺腿,为啥自己不能养活自己,怎好意思做叫花子?”叫花子听了,却丝毫不感到羞耻,竟从怀中拿出一截筷子,在地上写了一首打油诗:

朝吃千家饭,夜宿古庙亭,未犯朝廷法,任我天下行。

写罢,便对主人冷笑道:“管你屁事!”这时,主人捡起一根树枝,在每句诗后添了两个字,加以嘲笑,于是,四句“诗”就变了样:

朝吃千家饭,不饱;夜宿古庙亭,盖草;

未犯朝廷法,犹好;任我天下行,狗咬。

清朝有个叫王老五的,胸无半点墨水,却想捞取功名,竟也赴科场应试。在考场上,他面对考题只得发愣,怎么也做不出文章来。万般无奈之际,他就在试卷上胡乱写了首打油诗:

我是山东王老五,十年读书寒窗苦。倘若今年考不中,回家怎见娃他母?

主考官看了,忍俊不禁,提笔在每句诗后各添了两个字:

我是山东王老五———也许;

十年读书寒窗苦———未必。

倘若今年考不中———一定,

回家怎见娃他母———跪下!

古代科举考试,一考生见到试卷题目便慌作一团,苦思冥想一夜,也未写出一个字来,便凑了四句打油诗交卷。

未曾提笔泪涟涟,苦读寒窗十几年。考官要不把我取,回家一命赴黄泉。

考官阅卷时,提起朱笔,在每句后面批了两个字,对这位不用功读书的考生进行了善意的批评。

未曾提笔泪涟涟——不必。

苦读寒窗十几年——未必。

考官要不把我取——势必。

回家一命赴黄泉——何必。

清末有人写过一首《清客十字令》,对当时那些不能做官,却又有所谓才德自鸣清高之士做了一些描绘,认为只有符合这写条件的人才算是清客,实际是说的那些游手好闲的八旗子弟。

一笔好字,二等才情。三斤酒量,四季衣服。五子围棋,六局昆曲。七字歪诗,八张马吊。九品头衔,十分和气。

其中马吊是一种四人玩的纸牌,和后来的麻将差不多。对这首《清客十字令》,有人嫌写得不具体,便又在每句后面加了两个字,使清客的身份更加明确,更加量化。

一笔好字不错,二等才情不露。

三斤酒量不吐,四季衣服不多。

五子围棋不悔,六句昆曲不推。

七字歪诗不迟,八张马吊不查。

九品头衔不选,十分和气不俗。

古时有一人,名为王生,排行十二。自绘一小像,题四言诗道:

一貌堂堂,挂在书房。有人问起,王十二郎。

当王生贫困时,想把小像卖与其弟,弟说:“非我貌也,得之何用?”王生于是在每行后添二字:

一貌堂堂无比,挂在书房屋里,

有人问起何人?王十二郎阿弟。

后来,当其弟缺钱时又转售小像与兄,弟又添:

一貌堂堂无比英雄,挂在书房屋里当中;

有人问起何人之照? 王十二郎阿弟令兄。

3、加冠曳尾转义:

这是以古诗为题材,通过字词的增减以使诗义不断发生逆转的诗体。见加冠诗和添脚诗。

四喜诗后人加冠为七字诗,翁太史青阳以浙中教职抡大魁,馆中于四喜诗每句七字下又增加五字,改为四意外之喜:

十年久早逢甘雨,甘雨又带珠。

万里他乡遇故知,故知为所欢。

和尚洞房花烛夜,和尚选驸马。

教官金榜题名时,教官中状元。

后又有改四喜为四悲诗的;

十年久旱逢甘雨,雨中冰雹损木。

万里他乡遇故知.故知是索债人。

和尚洞房花烛夜,花烛娶得石女。

教官金榜题名时,榜以复试除名。

明代文人多儇簿轻佻,这种“闻者为之捧腹”(沈德符语)的加冠曳尾转义杂体诗,倒颇为形象地反映了当时的文风。

又有“诗医”在此诗上做文章,把它改成了《人生四悲诗》:

千年久旱逢甘雨,一滴;万里他乡遇故知,债主;

和尚洞房花烛夜,隔壁;状元金榜题名时,梦里。

这首诗运用“逆转”表现手法,突出了人生四“大” 悲。

中国古代奇诗二·减字诗

减字诗, 就是在原诗基础上,减字或减词再创作的诗。有减头的, 有减尾的, 有减中间的,如缩体诗、缩脚诗。

1、减字剥皮诗, 缩体诗

唐杜牧《清明》诗写道: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,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。”后有人将其缩为:“时节雨纷纷,行人欲断魂,酒家何处有?童指杏花村。”且理由充分:第一句点题,“清明”二字不必书出;第二句“行人”当然在“路上”,“路上”二字是“蛇足”,可删;第三句有问号(?)“借问”二字反嫌累赘;第四句改后精辟,不失原意。这样的缩诗改诗,实质也叫“剥皮”,名之曰“减字剥皮诗”又叫缩体诗。有人还要将五字再减缩为三字:“雨纷纷,欲断瑰。何处有?杏花村。”此诗就有些没头没脑的不成话了。

《鼓》:“紧紧蒙上皮,密密钉上钉。天晴和落雨,打起一样声。”有人以为可压缩为三字句: “紧紧蒙,密密钉。晴和雨,一样声。”

唐朝宣宗大中元年(公元878)秋天,魏扶被派往某地担任科举的主考官。他一进入考场,就写了一首七言绝句张贴示众:

梧桐落叶满庭阴,锁闭朱门试院深。曾是昔年辛苦地,不将今日负前心。

前两句演染了考场的肃穆气氛,也表示了坚决杜绝舞弊的决心。后两句是说:自己也经历过应考的辛苦,如今一定要善待应试者。可是,此人言行不一,评卷极其苛刻,导致考上的人极少,引起应试者的强烈不满。有一个考生就将他各句诗的头两个字抹掉,使它成了一首五言绝句:

落叶满庭阴,朱门试院深。昔年辛苦地,今日负前心。

这一来,最后一句的意思就与原作完全相反,气得魏扶吹胡瞪眼。此事成了当时的趣闻。

2、另有一种缩身法,不是缩字,而是减句子

 

渔翁夜傍西岩宿,晓汲清湘燃楚竹。日出烟销不见人,欸乃一声山水绿。

回首天际下中流,岩间无心云相逐。

苏轼以为:其尾二句,虽不必亦可(见《诗人玉屑》卷十)。甚至有人以为东坡此论柳宗元复生亦当心服,清人郑板桥在书写此诗时就仅取前四句而缩之为一首七绝。

又如杜荀鹤《春宫怨》本为五律;

早被婵娟误,欲妆临镜慵。承恩不在貌,教妾若为容。

风暖鸟声碎,日高花影重。年年越溪女,相忆采芙蓉。

明·王世贞认为:删去后四句,为五绝乃妙。他又把王勃的“河桥不相送,江树远含情”八句、高适《哭单父梁九少府》二十四句、白居易“曾与情人桥上别”六句都删为绝句。纪昀也把白居易《晚岁》十六句,删剩八句。似乎把字句当成内容的衣服,衣服竟宽肥,就得“剪裁”浮词、芟繁去秽地加以缩身。至于缩身后是否更合体,则众说纷纭。

中国古代奇诗锦集(三)一字诗【摘编制作】。 - 格林老衲 -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